香港足球为什么不能像冰岛一样冲进世界杯?球员和教练有话说

发布日期:2019-09-04 15:15   来源:未知   阅读:

  冰岛成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给人们带来很多的启示,作为繁华的国际大都市,无论从人口规模、气候环境,还是从政府财力、基础设施上来说,香港的条件都不比冰岛差。为什么打入世界杯的是冰岛而不是香港?《

  俄罗斯世界杯还有几个月即将到来,历经数年激烈的预选赛过后,所有决赛圈的参赛席位都已经确定了。在所有参赛国中有一个人口仅有33.5万的小国名叫冰岛,它的晋级堪称是一项令人吃惊的壮举。冰岛之前发生过一场足球领域的革命——他们不但持续改善自己的训练设施,还基于自己的人口水平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的教练。有了这样一种足球土壤,新一代年轻球员也茁壮成长了起来。冰岛足球革命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使这个恶劣天气长达数个月的小国得以参加俄罗斯的盛大聚会。相比于处在苦寒之地的冰岛,号称东方之珠的香港不但人口更多(700多万),而且也拥有遍布各处的足球设施。但为什么香港的足球水平会和冰岛有这么大的差距呢?本文将重点说说香港足球的一些问题。

  冰岛的足球革命有点儿像德国和比利时,他们花了大约20年的时间来收取成功的果实。在这个过程中,香港也推出了自己足球领域的“凤凰计划”,香港足球希望借此计划将当地的比赛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并开创一个职业化的新时代。在设施建设方面,位于将军澳的新足球训练中心也将计划在不久后面向公众开放使用。

  在整个香港除了职业联赛体系之外,还有几个相互独立的业余联赛,这些比赛会在遍布香港各地的球场上(场地条件既有人工草坪也有天然草坪)进行。在本文中,一些在香港参加过业余足球比赛的球员和教练对于香港的足球运动现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见解。

  谢恩-杰弗里是香港足球俱乐部的一名青训教练,他强调在香港人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用于踢足球或训练。“我只能就我在业余比赛中的有限经历谈谈自己的看法,我与许多在业余和半职业联赛中踢球的人们都有过交谈。香港面临的最大挑战似乎是:所有级别的球员都缺乏足够的踢球时间,我说的可不仅仅是业余球员和半职业球员。那些与自己球队一起训练并接触足球的时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在个人职业生涯的发展过程中,如果你每周只去训练一到两次,你想要取得很大的进步是很困难的。时间不够,你的训练课表现得再好,或是你的教练再优秀都没有用。对于那些球员而言,如果随队训练的情形都是如此,那么在专业环境之外再去寻求个人进步或者做一些个人的训练将会更加具有挑战性。”

  杰弗里还表示,当地的比赛缺乏足够的财力支撑,这也就意味着你很难去激发或提高一些球员踢球的积极性。“足球和球员的发展和进步总需要有强大的基础设施来支撑,这最终都要归结于投资。这里的群众对足球有着极大的兴趣,如果香港承认足球是一种体育文化,并且愿意投入时间和财力来改善球员个人水平、联赛的整体竞争力,那么肯定会有改善的空间。足球的发展离不开当地的资源。让人们欣赏和支持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或者欧洲冠军联赛固然很好,但除非这里的球迷能够去认同当地业余或者半职业的足球俱乐部,否则你很难真正提高这里的足球水平。在缺乏球迷认同的时候,想要激励球员或者俱乐部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来改进个人水平和球队阵容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钟善衡是一名踢球多年的业余球员,他就香港运动员的低工资发表了自己的评论。他认为正是低工资水平导致了香港职业比赛发展的滞后。“我听说少数顶级香港本地足球运动员的薪水大概是2万到3万(港币),而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在1万到2万港元之间。香港的生活成本很高,这样的薪资水平意味着你很难仅仅依靠足球来维持生计。我们不仅仅要生活在足球世界中,我们还要考虑足球之外的日常生活。作为一名球员来说,我们真正的职业足球生涯最多会持续到38岁,42岁已经算是极限了。理论上来说,一名球员必须在18岁到40岁之间挣够足以让自己退休后仍然能生活在香港的钱。想要优秀的球员们不断涌现出来,你就需要有能力为优秀的球员们付钱。香港的家庭不会鼓励他们的孩子去踢球,也不鼓励他们去以足球为生,因为这是不现实的。所以,为了能让香港的足球继续发展,我们必须在香港建立一个愿意为球员花钱的职业联赛。人们愿意花钱看比赛,但这个比赛也必须接近专业的水平。”

  “我们有这些基础设施,但我们缺乏激励球员继续发展并成为职业球员的那种保障体制。值得指出的一个关键点是——香港是一座城市。如果创建一支香港城市代表队,你将能得到这里的群众支持。城市之间如果能够踢球(需要跨足协踢球),你就会有竞争对手和相关的支持。城市之间的球队比赛不需要特别创造就会有所需要的氛围。”

  43岁的高见泽秀一(Shuichi Takamizawa)在香港已经生活了17年,他将这里的足球发展状况与自己的祖国日本进行了对比。“足球运动在日本很受欢迎,与日本的足球设施相比,遍布香港的人工球场非常不错。我经常听到我的一些日本朋友说,他们在适应了香港足球的美好氛围之后回去就不能再踢球了。然而,当谈到球场数目的问题时,我总是觉得还应该有更多的球场。香港正在逐渐成为一个更加富裕和发达的城市,这里的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健康问题的重要性。所以,尽管土地是有限的,但我觉得政府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解决这个问题。”

  “香港缺乏一种体育文化。”高见泽秀一继续开玩笑地说,香港人对于学习的痴迷也是改善当地足球发展状况的一个障碍,“香港需要优秀的足球教练。哦,等等,香港的学校需要首先减少孩子们的家庭作业!”

  艾德里安-黎(音译)是一位在澳大利亚出生和长大的业余球员,他现在在香港工作。他认为缺乏体育文化阻碍了足球运动在香港的发展。“我们总是在与其他地区相比,我并不认为比较会有太多的意义。这里的业余足球显然与欧洲的不同,欧洲每一个小的足球场地都有孩子们在踢球,都有球队在那里训练。就香港职业足球的现状来说,你不可能吸引优秀的球员。如果缺乏资金、教练和足球场地等资源,你就不能够提高联赛的水准。我并不认为香港在足球方面是具有竞争力的。”

  黎先生接着解释了为什么像冰岛这样的小地方可以有资格参加世界杯而香港不能。“对于香港足球发展这件事,建立发展的良好基础是我们优先要去做的事情,我们必须从更深邃的视角来考虑这个问题。我并不能确定冰岛的具体情况,但当我审视香港足球的时候,这里的人们一般不会把发展的重点放在体育上,更别提足球了。总的来说,在欧洲人们会更加重视教育的平衡性。你要去从事体育运动,你也要去学校上学,等等。我读了一篇关于冰岛政府如何支持青少年从事体育运动的文章。他们会向十几岁的正常孩子或者问题少年提供500美元的奖助金,以使他们远离毒品走上球场。政府所花费的这笔钱不但被用于体育运动,还使得他们的后代远离了反社会行为。他们会专注于有建设性的事情,所以我想类似的工作都应该是优先要做的事项。”

  黎先生还说香港的孩子缺乏进行户外活动的机会,这在客观上也阻碍了香港足球运动的发展。“如果孩子们连走向户外、探索自己运动天赋的机会都没有,发展足球或者什么其他的体育运动项目就会像是天方夜谭,这真的是一个相当大的障碍。香港的一些孩子很难有机会从事体育运动,他们被迫一直在大楼里学习。他们要么在学校,要么在一些辅导班上补习课,天晓得。我们应该给这些孩子一个足球让他们走向球场,我并不是说所有人都要成为足球运动员,但其中表现优秀的百分之二三十是有可能成为的。”

  埃德温-杨在业余球队温德姆翱翔者(Wyndham Hovers)执教。就香港所有级别的足球发展都滞后于应有水平的问题,杨先生指出有很多不同的因素在其中起着作用。“这里缺乏训练场地,一般的球队无法支持高昂的球场买断费用。最近有几所足球培训学校受到了人们欢迎,但这些机构大多数都是非常商业化的。它们只是把目标客户对准了城市中的白领阶层,却没有给整个城市带来公平的机会。”

  他还强调,在香港即使是职业球员也很难以此谋生。“政府的支持力度是有限的,职业球员很难以此谋生。如果他们是在香港超级联赛踢球,那么大部分时间都会花费在训练上,而且兼职工作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他们的收入根本不足以维持生计。”

  “球迷缺乏对当地体育的关注度也是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无论是政府还是球迷,他们的支持力度都是不够的。我曾经在网上看到一条评论,他们说在香港即使天赋强如像梅西一样的足球运动员也很难踢出来。他可能会被家人引导向学术之路,而且他无法利用踢球维持生活。如果他已经年满18岁,他很可能会被迫放弃自己的足球生涯。”

  斯蒂芬-庞弗雷特曾是某香港足球俱乐部的一名球员,他现在是香港足球的一位观察人士。在这里,他就香港的业余和半职业足球联赛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业余和半职业联赛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场所,你可以和朋友随意地踢上一场比赛。但这里的球员水平非常参差不齐,那些具有潜力的球员如果想要成长要么会有重重的阻碍,要么就是没有他们提高水平所必须的比赛挑战。从球员指导这方面来说,香港的优秀教练储备并不充足。这里的大多数球员都缺乏系统的体能训练方法,而这是极为关键的一个领域。当然,有球技术以及战术训练等等方面也都存在着诸多不足。”

  此外,庞弗雷特还评论了香港的足球基础设施。“相对于香港的人口规模来说,这里的足球设施可能是充足的,但是否能够有效地利用或很好地维护这些足球设施是另外一个问题。上班一族可能会更倾向于在混凝土球场(人造球场)上踢球,我更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当我们有空的时候我们会去挑战那些在场上踢球的人,获胜的人就会继续留在球场上。如今,许多公共的混凝土球场已经设置了相关的预约系统,在一些人提前预订的情况下,许多想即兴踢球的人不能够再走进来踢上一场比赛。当你想踢球的时候就去踢上一场,这才能体现足球运动的刺激性和自发性,而现在的情况则会阻止人们参与到这项运动当中。大多数预订球场的人只是和他们亲密的朋友们一起找点儿乐子,这种情况对足球运动的整体发展起不了太多的作用。”

  “香港的草地球场状况保持的不是很好,我记得我所踢过的那些草地球场基本都是像混凝土场地那样硬,而且这些场地也会出现起伏不平、充满泥泞或者草皮不完整等等情况。我所踢过的唯一一块平整整洁的草地球场是九龙木球会的球场,那里的状况真的很好。而相比之下,香港体育学院的球场、旺角大球场还有南华体育会球场等等所谓的高质量球场统统地都名不符实。在状况如此糟糕的场地上踢球你还想培养出世界级的球技那实在是太难了。”

  此外,庞弗雷特还讨论了香港这座城市对于体育运动的观念以及在足球方面缺乏榜样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在香港,大多数的家庭都认为体育只是一种休闲活动,人们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追逐这些娱乐上面,而更应该把时间花费在学习其他能赚更多钱的技能上。这种普遍的观念导致了许多潜在优秀球员的流失,他们可能走上了会计师、律师、医生、工程师等等其他的职业道路,因此香港足球的人才储备大大减少了。我想这个问题的根本答案是如何改变普通香港大众的传统观念,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改变他们。这不仅仅是投入不够的问题,我们需要去从头构筑一个全新的架构。我们要让学校的孩子们参与到这些体育运动当中来,我们的老师也至少要具备一般的训练方法和知识水平。此外,这些孩子还需要本土球星的榜样力量,追随球星们的成长轨迹能够刺激他们更多地投入到足球运动中来。马经平特图库资料大全,那些在英超联赛踢球的球星距离香港孩子还是太遥远了,他们似乎遥不可及。这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重新构建香港的职业比赛,我们必须让球迷兴奋起来,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这项运动当中。”

  最后,他还提到——如果冰岛能够做到这一点,香港也没有理由不能参加世界杯。“尽管从基因上来说,冰岛人确实有维京人后裔的优势,但香港也没有任何不能打入世界杯的理由。只要人们的思维方式转变了,有了足够的意愿和动机,一切都不是梦想。”

  香港本身并没有完全成熟的体育文化,香港超级足球联赛的低上座率就反映了这一点。许多人就业余和职业水平的香港足球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人们也都在渴望着香港足球运动的整体水平能够得到提高。随着时间不断地流逝,我们希望能够看到未来的香港足球取得更多的进步。